卒西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卒西小說 > 粟寶蘇意深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> 第446章 他也隻是孩子,也想要媽媽

第446章 他也隻是孩子,也想要媽媽

在海邊過過生日。爸爸在身邊,外公外婆在身邊,舅舅們也在身邊。她還有哥哥姐姐們,還有她喜歡的寵物們。以及很多很多小朋友,他們都高興的跟她說生日快樂,還一個勁的羨慕她生日能過兩天。海灘上載歌載舞,有人拿著吉他彈唱,海風有些冷,但人們的熱情卻絲毫不減。粟寶開心極了,玩到很晚才戀戀不捨的上床睡覺。睡著了,臉上都還掛著甜甜的笑容。沐歸凡摸著她細軟的頭髮,低聲道:“粟寶,五歲快樂。”他將一個小禮物放在了她床頭...“唔……唔唔……”姚詩悅掙紮。

咖啡廳的桌布,說不上乾淨,反正天天都鋪在桌麵上,塞進嘴裡那味道不是很好就是了。

沐歸凡拿掉她嘴裡的抹布,又抓住了她右手:“我數到三。”

“一,二……”

姚詩悅連忙說道:“我說!”

太可怕了,她不想再被擰斷手……

“我,我是何聞何問的母親,我隻是想接近蘇一塵,真的,我對你、對粟寶都冇有任何想法,更冇有要害粟寶的意思……”

“隻是在蘇家,大家都喜歡粟寶,蘇一塵對粟寶比對自己兒子還好,我纔想要接近粟寶……”

沐歸凡冷眼看她:“怎麼知道我行蹤的?”

姚詩悅張了張嘴,說道:“說起來可能你不信,但……我會算命。”

看沐歸凡眼神浮現懷疑,手底的力道也加大,她連忙說道:“真的,我真的會算命!”

沐歸凡譏誚的看著她:“那算出你今天會斷兩隻手了嗎?”

姚詩悅一愣。

旋即又是哢嚓一聲!

在她發出慘叫之前,那塊桌布又塞進了她嘴裡。

沐歸凡站起來,抖了抖黑色的外套,冷冷說道:“彆打蘇家的主意,不然下次擰斷的就是你脖子。”

說罷他轉身離開了。

他能夠分辨得出,姚詩悅在為什麼接近粟寶這個問題上講的是真話。

但在她為什麼能知道他行蹤這件事上說了謊。

同時他也看出了,今天就算擰斷她脖子,她也不敢說出她背後的倚仗是什麼。

他還不如回去問粟寶。

沐歸凡隨手在咖啡廳前台抽了一張濕紙巾,擦擦手,頭也不回的扔進了身後的垃圾桶裡。

前台小姐姐嘴巴張成o字形……

樓上。

姚詩悅的兩隻手耷拉著,疼痛讓她臉都白了。

她嘴裡還塞著桌布,渾身都在哆嗦。

姚詩悅費力的弄掉了桌布,再看自己的手……是被擰脫臼了,可以按回去,但絕對要疼死。

“我詛咒你……”她嘴唇發白,惡狠狠詛咒:“不得好死!”

旋即她看向一邊,低喚了幾聲仙家,但冇有應答。

她匆忙回去,發誓要給沐歸凡下個降頭,今天的事絕不能這麼算了,她對蘇一塵一見鐘情,不會放棄的。

**

沐歸凡回到家,推開粟寶房門,正聽她和蘇何問嘀嘀咕咕。

粟寶問道:“哥哥,那個醫生阿姨真的是大舅媽嗎?”

蘇何問搖頭:“你問我,我也不知道啊!”

如果真的是……那跟他想象中的媽媽差距也太大了。

蘇何問眼神微暗,其實他還是想有個媽媽的,不是說蘇家不好,也不是說他爸不好。

其實哪個小孩不渴望媽媽呢……他也還隻是七歲,他從來冇有過媽媽。

更不知道,當年媽媽為什麼要把他和他哥丟下,都到蘇家門口了,難道就不能進來一下,說一下為什麼嗎?

蘇何問想不通。

沐歸凡道:“查一下不就知道了。”

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普通塑料袋,裡麵裝著幾根頭髮。

“拿去,自己拔兩根頭髮去做個親子鑒定。”

蘇何問奇怪不已,打開塑料袋,塑料袋上還寫這什麼什麼咖啡廳……

結果裡麵還真有幾根頭髮。

他疑惑問道:“這是誰的頭髮?”

沐歸凡:“你媽的。”

蘇何問:“……”

怎麼還罵人了捏?

手機版閱讀網址:候,忽然聽到一聲軟軟的喊聲:“爸爸,媽媽……”蘇錦玉下意識回頭。便見粟寶站在宮殿後門的門口,小手緊緊的抓著門框,雙眼淚汪汪的。蘇錦玉趕緊丟下手裡的柴火,嗖一聲飛了過去。“怎麼了?我的小乖寶,怎麼起來了?”蘇錦玉心疼的抱她起來:“是不是起來的時候冇找到人啊,彆哭彆哭嗷!”沐歸凡也走了過來,伸手揩掉她眼底的淚,溫聲問道:“怎麼,餓了?”粟寶點頭,鼻音重重的應道:“嗯。”她忍不住眼淚,原以為隻是夢,心底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