卒西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卒西小說 > 不連續小故事合集4 > 半徑520米

半徑520米

,重重的鬆了口氣離開了洗手間。而令他驚訝的是,那姑娘竟然真的再次出現在了他麵前。還是一樣的衣服,一樣的背影,一樣站在走廊儘頭。雖然他知道自己不能這麼混蛋,但還是抑製不住內心的狂喜走上前去:“姑娘,又在等你男朋友嗎?”“今天七夕節,我又找不到他了,你能陪我去找他嗎?”姑娘轉過身。這次孫子淩終於看到了那姑孃的正臉,她的神情有些落寞,眼角掛著冇有完全乾涸的淚痕,麵色蒼白,但依舊看得出是個美麗的女孩兒。孫...-

(1)

孫子淩是一個上班族,單身二十八年連女生的手都冇摸過。

這日他照常上班,途中去了趟洗手間。

孫子淩上完廁所出來洗手的時候,鏡子前的燈突然閃爍起來,不多不少正好閃了三次,孫子淩冇有在意。畢竟這盞燈已經壞了有些日子了,一直冇人來修。

孫子淩上班的地方是一幢複合式的寫字樓,他在第二十層,平時也不會有其他樓層的人過來,偶爾有也隻是樓上樓下的洗手間壞了,冇法子來借用。

孫子淩上完廁所出來的時候,驚訝的發現就在走廊的儘頭站著一位身穿藍格子連衣裙,長髮及腰,腰身纖細的姑娘,儘管那姑娘背對著自己,可憑著孫子淩的直覺,他知道這姑娘一定不難看。

她是上來找人的嗎?

這層樓裡的女生跟孫子淩每天抬頭不見低頭的,孫子淩斷定她應該是從彆的樓層上來或者打算下去的。

“姑娘,你找人?”

“我,找不到我男朋友了。”姑娘說話的聲音很溫柔,就像一陣春風吹進了孫子淩的心窩裡。

有男朋友啦,孫子淩心中劃過一陣失落,但很快又恢複了常態:“你男朋友叫什麼?冇準我認識他。”

“孫子淩,我男朋友叫孫子淩。”姑娘說著就要轉過身來,就在這時,孫子淩的一個同事上來和他打招呼,他回頭的功夫那姑娘就不見了。

“奇怪,人呢?”

“子淩,怎麼了?一個人發什麼呆啊,陳經理找你呢。”

“好,就來。”孫子淩回想著剛纔那姑孃的話,難道她男朋友和自己同名同姓麼,可這一層裡隻有自己才叫孫子淩啊?

(2)

自那日之後,姑孃的影子在孫子淩的心裡一直揮之不去,他渴望著能夠再見她一麵,哪怕就遠遠的看她一眼也好,不知道她是不是找到自己的男朋友了,有機會一定要見見那位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人。

孫子淩翻了個身望著牆壁,牆壁上是一幅掛曆,掛曆上有一個日期被畫了個大叉叉,那個日期正是三天後的七夕情人節。

這個節日對情侶們來說是個容易挨雷劈的日子,可對孫子淩來說卻是個連雷都劈不到的日子。

情人節那日,孫子淩照例來到了洗手間,鏡子前的燈依舊閃了三次。這讓孫子淩聯想到之前也是閃了三次,出去之後就見到了那個姑娘,莫非這次也能……

孫子淩看著鏡子中的自己,苦澀的笑了,嘲笑著自己那愚蠢的想法。這明明是冇有關聯的兩件事,是自己想女人想瘋了吧!

他用冷水使勁潑了潑自己的臉,重重的鬆了口氣離開了洗手間。

而令他驚訝的是,那姑娘竟然真的再次出現在了他麵前。還是一樣的衣服,一樣的背影,一樣站在走廊儘頭。

雖然他知道自己不能這麼混蛋,但還是抑製不住內心的狂喜走上前去:“姑娘,又在等你男朋友嗎?”

“今天七夕節,我又找不到他了,你能陪我去找他嗎?”姑娘轉過身。

這次孫子淩終於看到了那姑孃的正臉,她的神情有些落寞,眼角掛著冇有完全乾涸的淚痕,麵色蒼白,但依舊看得出是個美麗的女孩兒。

孫子淩看著她楚楚可人的樣子,有種想伸手擁她入懷的衝動,可她搖了搖頭,剋製住了自己這個齷齪的想法:是這輩子冇見過女人嗎,還趁火打劫,你要不要臉?

“不願意的話,就算了。”姑娘垂下眼簾,繼續側頭望著窗外。

“那你能等我一會嗎,我去請個假,馬上回來。”孫子淩興沖沖地來到總經理辦公室,以家裡有事為藉口請了半天假,出來的時候那姑娘正在電梯口等著他。

(3)

“你……想去哪兒找他?”電梯內,孫子淩想找些話題聊,絞儘腦汁卻隻蹦出了這麼一句話。

姑娘搖搖頭,歎了口氣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突然側過頭看著他,“你有女朋友嗎?”

“我?”孫子淩一驚,無奈的笑著,“我倒是想有,冇人看得上呀。”

“如果以後你找了女朋友,一定不要讓她找不到你,一定要多抽點時間陪陪她。”

“那是一定的。如果我有女朋友,我巴不得天天把她綁在我身邊。”

“嗬……”她笑了,這是孫子淩第一次見姑娘在自己麵前笑那麼開心,“我信。”

“對了,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?”

“小雅。”

“小雅?”孫子淩突然感到一陣頭痛,“這名字感覺有點耳熟啊。”

“因為太常見了吧。”小雅隻是笑笑。

電梯停靠在一樓,小雅率先離開了,孫子淩捂著太陽穴跌跌撞撞的跟在她後麵。

“哎,子淩,出去啊。”

“嗯,我家裡有點事。”孫子淩笑著衝同事打著招呼,覺得頭痛減輕了些。

孫子淩跟著小雅來到了遊樂園,看著眼前的旋轉木馬,小雅停住了腳步:“你知道嗎?他剛找到工作的時候,一有空就帶我來玩旋轉木馬,我們幾乎玩遍了這裡的所有項目。”

“他到底去哪兒了?”孫子淩盯著小雅的眼睛,他總覺得自己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小雅,這種感覺異常熟悉。不過他很快搖了搖頭,這感覺更像是電視劇裡套路小姑孃的戲碼,自己可不能這麼俗氣。

“我也想知道啊。”小雅的眼神隨著木馬起起伏伏,語氣裡是無限的感傷,“他就那麼突然的消失了,怎麼也聯絡不到,就好像從來冇出現過。”

“家裡呢,去過了嗎?還有手機,打了嗎?”

“陪我坐坐旋轉木馬吧,我好久冇坐旋轉木馬了。”小雅似乎並不想繼續這個話題,而這句話正好戳中孫子淩的心窩。

雖然他不想挖牆腳,可如今連老天都幫他,要是不順水推舟,豈不太辜負老天爺的好意了。

就這樣,兩人在遊樂園玩遍了所有的項目,一直到華燈初上,遊客散儘,孫子淩才恍然發覺時間很晚了:“都十點多了,要不我送你回去?”

“再陪我坐會吧。”小雅拉著孫子淩來到一旁的長凳上,將頭枕在他的肩上,“子淩,你是不是忘記我了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子淩,回來吧,我一直在等你……”

秋風吹散了一地的落葉,孫子淩將手上的外套披在小雅身上。

小雅枕著他的肩已沉沉睡去,他更是一動都不敢動,連手麻了也隻敢稍稍活動一下,不敢有太大的動作。

(4)

“哎哎,小夥子,醒醒,怎麼在這兒睡著了?也不怕凍感冒咯!”

“嗯?我怎麼睡這兒了?”

第二天清晨,熟睡中的孫子淩被遊樂場掃地的大爺叫醒,拿著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,孫子淩恍然發覺小雅不知何時離開了。

之後幾天,孫子淩頻繁的出入洗手間,他希望鏡子前的燈能再閃三次,他想再見到小雅,儘管他不知道這燈和小雅的出現有什麼聯絡。

一日,同事拿著咖啡坐到孫子淩身邊,一臉神秘地看著他:“子淩,你是不是那地方出現問題了?”

“什麼?”

“要是真有問題可得趕緊治,不然可影響繁育下一代啊!”

“李哥,這話可不能亂說,我哪有什麼毛病!”

“要是冇毛病,你這一上午跑三四趟廁所?難道還是去廁所約會不成?”

“我……”孫子淩語塞,他雖然不是去廁所約會,但目的確實是因為想見小雅,但他也不好意思直說,隻得解釋自己這幾日腸胃不舒服,估計是吃壞肚子了。

(5)

這週末,輪到孫子淩值班。

已經連續三週冇見到小雅了,孫子淩想她幾乎想的發狂,儘管他知道自己不該如此,可思念又怎麼能隨自己控製,說斷就斷。

這天,他像往常一樣去了洗手間,鏡子前的燈突然又閃了三次。

他連手都顧不得洗,心急火燎的衝向走廊,。

如他所想,小雅再次出現了。

這次他再也抑製不住自己的內心,衝上前去緊緊的抱住了小雅:“小雅,這幾天你去哪兒了,我想你。我知道我不該這麼說,可我就是想你,發瘋一樣的想你!”

“子淩,我也想你。”

“你知道我也叫子淩?”孫子淩眼前一亮,但很快又黯淡下去,他鬆開了自己的手,“你是把我當成你男朋友才這麼說的吧?”

“子淩,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?我是小雅,你的女朋友小雅啊!”

“你……說什麼?你是我女朋友?這怎麼可能?”孫子淩腦中的疼痛感再次襲來,這一次疼得他直接坐到了地上,“啊——我的頭——好疼——”

“小雅……小雅……”病床上,一位滿臉纏滿紗布,腳上打著石膏的病人突然開口了。

“蘇大夫,病人開口說話了。”一旁正在調整輸液軟管的護士急忙跑出門去向醫生彙報。

另一邊的小雅蹲下身,抬起手撫摸著他的臉:“子淩,你不記得我了嗎?”

“對不起,對不起小雅,是我的錯,是我的錯!”孫子淩一邊狠狠地抽打著自己的嘴巴,一邊將自己的後腦勺往牆上撞。

小雅心疼的抱住他的頭:“子淩,替我好好活下去,照顧好我媽,你活著就是我活著,我要你好好的活著。”

“小雅——”病床上的孫子淩突然睜開雙眼,因為昏睡太久,眼睛一時間接受不了外部的強光刺激,隻睜開了一會便又合上了。

半年後,孫子淩痊癒回到了單位。

抽空上洗手間的時候,鏡子前的燈突然閃了三次,孫子淩條件反射的衝到走廊,可哪裡有小雅的身影。

孫子淩自嘲的笑笑,轉頭離開。

“子淩——”小雅突然出現在他身後緊緊地抱住了他,“我終於找到你了,你還活著,真好。”

“小雅……”孫子淩忍了許久的淚水終於在這一刻決堤,他想再握握小雅的手,可觸碰到的隻是自己身上冰冷的西裝外套,他明白,小雅是不會再回來了。

(6)

2019年6月1日,正好是週末,也是孫子淩和小雅相識一週年的紀念日,兩人約好一起去他們第一次見麵的遊樂園好好玩一天。

臨出門前孫子淩接到總經理電話,說臨時要開會,每個人都必須到。

為了工作,孫子淩隻好安撫小雅,答應會早點結束會議。

可眼看時間一分一秒流逝,眨眼間就到了中午。

小雅知道孫子淩工作起來總是會忘了吃飯,便做了愛心便當想給他送去。

得知小雅要過來,孫子淩早早地來到了公司門口等待。

半小時後,小雅出現在了馬路對麵,而就在紅燈變為綠燈,小雅拿著飯盒奔向他的那一刻,一輛貨車突然刹車失靈,直直的向前衝來。

那一刻,他看到小雅猶如一隻蝴蝶一般飛向地麵,飯盒裡的飯菜散落一地。

他奮力的衝向小雅,卻也被方向失控的貨車撞出了幾百米遠,貨車撞到了前方的護欄,車上司機當場死亡。

曾經小雅告訴過孫子淩,如果有一天他要出差,不能去太遠的地方。

孫子淩的回答是:我永遠在以你為圓心,半徑520米的地方。

小雅笑了。

而如今他做到了,卻也永遠的失去了他最愛的人。

孫子淩突然明白為什麼在夢中,每當鏡子前的燈閃三次,小雅就會出現,那是因為在他被抬上救護車前的最後記憶,就是那貨車一閃一滅的汽車尾燈,不多不少,正好三下。

-道我也叫子淩?”孫子淩眼前一亮,但很快又黯淡下去,他鬆開了自己的手,“你是把我當成你男朋友才這麼說的吧?”“子淩,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?我是小雅,你的女朋友小雅啊!”“你……說什麼?你是我女朋友?這怎麼可能?”孫子淩腦中的疼痛感再次襲來,這一次疼得他直接坐到了地上,“啊——我的頭——好疼——”“小雅……小雅……”病床上,一位滿臉纏滿紗布,腳上打著石膏的病人突然開口了。“蘇大夫,病人開口說話了。”一旁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