卒西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卒西小說 > 隋末之大夏龍雀 > 第一章 叛逆之子

第一章 叛逆之子

眾多,糧草充足,急切之間本不能攻下,而朝廷的大軍已經近在咫尺,給楚國公的時間本不多了。到時候,前後夾擊,我軍必敗。”李子雄麵沉,來回走,終於說道:“衛玄、樊子蓋這些人本不是楚國公的對手,楊廣還遠在高麗,哪裏那麽快就能趕到的,更何況,我們還有應,看看這段時間,關中多世家子弟紛紛前來,天時、地利、人和盡在我們手中,我們豈會失敗,三郎,你年輕,見識淺薄,本不知道這裏麵的況,不要說,到時候,就算你是楚國公...烈高照,這是一年當中最熱的季節。

遠,邙山綿延,也不知道埋葬了多王侯將相,同樣,一場大戰在這裏即將舉行。楚國公楊玄弔民伐罪,率領大軍十餘萬興兵造反。

大營中,李煜靜靜坐在馬紮上,著遠的一切,來到這個時代已經三天了,四天前,民部尚書李子雄的子李煜從馬上摔了下來,昏迷了一天後,靈魂就換了一個人。一個非洲雇傭兵來到了這個世界。

李子雄是誰?李煜並不知道,但楊玄是誰他還是知道的,這個起兵造反沒多長時間,就被楊廣滅掉的家夥,無疑是一個失敗者,在這個時代,戰敗之後的下場是可想而知了。作為附逆的李子雄必死無疑,甚至還會牽連其家族。

李煜沒想過自己穿越之後為王公貴族,但絕對沒想到自己居然了附逆的兒子,生命隨時都會到威脅。哪怕為一個普通百姓,也好過叛逆之子,最起碼,日後可以去抱一下李二的大,現在好了,楊玄必敗無疑,若自己不想點辦法,自己的命運是可想而知的。

“三公子,尚書大人回來了。”後傳來一個渾厚的聲音,李煜知道這是李子雄送給自己的侍衛李固。是一個高約兩米的大漢,力大無窮。隻是自己現在需要護衛嗎?李煜了一下拳頭,覺自己能夠殺死一頭牛。

“哦!”李煜站起來,他認為自己應該和李子雄好好談談,離開這個必敗的戰場。

大帳,李子雄材高大健碩,坐在那裏就好像一座大山一樣,李煜剛進大帳,李子雄就站起來,拍著李煜的肩膀,點點頭。

“三郎看樣子恢複正常了。”李子雄目中閃爍著一和藹,父親都是疼小兒子的,李子雄也是如此,所以征戰的時候,都是將李煜帶在邊,也讓李煜逃過了一劫,這個時候,在長安的李府上下恐怕早就被殺的幹幹淨淨了。

“父親,孩兒有話要說。”李煜忍住心中的不適。

李子雄麵一愣,很快就說道:“你想說什麽?”他指著一邊的馬紮,他從李煜的目中覺到自己的幺兒有些不一樣。

“父親,楚國公此戰必敗無疑,父親為何?”李煜迫不及待的說道。

“胡說,楚國公怎麽可能會戰敗?現在我們擁兵十餘萬,隻要攻下,然後攻長安,昏君必敗無疑。”李子雄然大怒。

“父親,現在楚國公前有豺狼,後有猛虎,雖然有兵馬十餘萬,但銳兵馬有多?”李煜不屑的說道:“現在朝廷已經派兵前來,說是能下,但是堅城,裏麵兵馬眾多,糧草充足,急切之間本不能攻下,而朝廷的大軍已經近在咫尺,給楚國公的時間本不多了。到時候,前後夾擊,我軍必敗。”

李子雄麵沉,來回走,終於說道:“衛玄、樊子蓋這些人本不是楚國公的對手,楊廣還遠在高麗,哪裏那麽快就能趕到的,更何況,我們還有應,看看這段時間,關中多世家子弟紛紛前來,天時、地利、人和盡在我們手中,我們豈會失敗,三郎,你年輕,見識淺薄,本不知道這裏麵的況,不要說,到時候,就算你是楚國公的婿,他也不會饒過你的。”

“啊!”李煜麵大變,沒想到自己和楊玄居然還有這種關係,頓時覺到五雷轟頂,想自己攤到一個附逆的父親不說,還有一個首逆的嶽父,這副本難度太大,李煜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“若曦小姐姿無雙,為父好不容易纔求得這樣的機會,當初你不也是很高興的嗎?怎麽,現在反悔了?”李子雄疑問道。

“啊!沒有。”李煜趕搖頭,他很想說,這是前幹的好事,現在他恨不得立刻和楊玄劃分界限,離開這裏。

“父親,現在大軍雲集在下,若是戰敗?”李煜很快就恢複過來,還是勸說道:“父親,難道不重新考慮一下嗎?”

李子雄深深的看了自己兒子一眼,搖頭說道:“三郎,實際上,若是可能的話,父親現在仍然是朝廷的民部尚書,豈會來此。我李子雄出渤海,嘿嘿,早就到昏君的猜忌,這次藉口召我去高麗,實際上就是想殺我,凡是姓李的,隻要昏君懷疑的,都得死,太師一家不就是這麽死的嗎?左右都是死,還不如起兵造反,或許還能走出一條活路來。三郎,若是站在昏君那邊,你我還得死。知道嗎?”李子雄看著自己的兒子,目更加和了。

李煜已經不知道說什麽了,按照李子雄的說法,無論是站在哪邊,最後都得死,隻是眼下是遲死和早死的區別而已。

“事未必像你想的那麽悲觀,我們應該相信楚國公最後會勝利的。”李子雄看著麵蒼白的李煜,勸道。

“父親,既然如此,楚國公為何不捨棄,現在就進攻關中,進長安,封鎖潼關。最起碼,不像現在這樣吧!”李煜又說道。他記得在曆史上,有一個做李的家夥,曾經給楊玄出了三個主意,最有可能實現的就是攻長安。

李子雄遲疑了一陣,著李煜,說道:“你這個主意說的不錯,當初軍師也是這麽說的,隻是就在眼前,楚國公恐怕是不會同意的。”

“哼,前有敵人阻攔,後有追兵。已經到了這個關頭了,還想著。”李煜眉頭皺,自己現在的份決定著,自己不可能為隋朝的忠臣,楊玄戰敗之後,無論是誰,都想拿著自己的腦袋去領賞,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幫助楊玄,可是楊玄能贏嗎?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“你說的不錯,這件事我會向楚國公反應的。”李子雄看著自己的兒子,滿意的點點頭,又想到了什麽,說道:“沒事多去見見若曦小姐,至於其他人就不要去了。免得出了什麽事。”

李煜先是一愣,很快就點點頭。潛意識裏,他覺李子雄言語中好像是在表達著什麽。

“明日玄將軍將會對衛玄發起總攻,這是立功的好時候。”李子雄看著李煜,眉宇之間多了一期待。若是以前,他絕對不會讓李煜上戰場的,雖然學了一些武藝,但戰場上,什麽事都有可能發生,可現在他覺到自己的兒子不一樣了,加上明日衛玄必敗,李煜上戰場,可以獲得一些功勞,這對以後也是有好的。

“孩兒明日也上戰場,參加總攻。”李煜正容道。

生活就是這樣,既然事到臨頭,隻有起反抗,或許還能搏出一個明天來。

“很好。”李子雄更是滿意了。趕搖頭,他很想說,這是前幹的好事,現在他恨不得立刻和楊玄劃分界限,離開這裏。“父親,現在大軍雲集在下,若是戰敗?”李煜很快就恢複過來,還是勸說道:“父親,難道不重新考慮一下嗎?”李子雄深深的看了自己兒子一眼,搖頭說道:“三郎,實際上,若是可能的話,父親現在仍然是朝廷的民部尚書,豈會來此。我李子雄出渤海,嘿嘿,早就到昏君的猜忌,這次藉口召我去高麗,實際上就是想殺我,凡是姓李的,隻要昏君懷疑的,都得死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