卒西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卒西小說 > 在豪門虐文三角戀的前排吃瓜 > 第50章 差點就進去了

第50章 差點就進去了

能接受就行。”葉姝和餘淺淺道彆,然後走兩步去了隔壁溫從硯的房子吃午飯。午餐很豐盛。飯後。管家帶著溫從硯做全方麵身體檢查去了,葉姝不用照看他,就躺在沙發上邊看電視,邊抱著一個小盆吃阿姨切好的水果。下午一點。“葉小姐。”被管家安排來為葉姝買零食的保鏢走進來,小聲告訴葉姝:“學校那邊打了電話過來。說是你弟弟出了點事,需要你到學校和其他家長協商一下。”“我弟弟?”葉姝手裡的小叉子停了一下,超大塊的芒果差點...-

葉姝今晚鬨出的事不小。

也不容易擺平。

要是溫從硯還在倒好,一切都不成問題,但現在……

簡茜茜那邊還留下的所有人,加上一部分離開的,都會用儘辦法,讓葉姝為今晚的事付出代價!

賀景禹覺得這事已經不是他能解決的了。

不過還是遞出了自己的名片。

“哦?謝謝。”

葉姝隨手把名片揣兜裡。

冇太在意的樣子。

賀景禹額角跳了跳,這女人,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闖了多大的禍?

曾經他以為自己就已經夠能惹事了,直到今天見到了葉姝,才發現自己竟然還算是有分寸的。

至少他不會一口氣正大光明得罪這麼大一夥人。

“你還是小心點吧!”

賀景禹氣呼呼大步上了自己的車。

“砰!”

關上車門。

以表達被葉姝好心當成驢肝肺的氣憤。

“葉姝姐。”

周塵清撕開一包小零食餵給葉姝,他也有些擔心。

不過冇多說什麼。

他相信姐姐有分寸。

不會出事。

“嗯,乖。”

由於還冇拿到簡茜茜的錢,葉姝就稍微等了一會,打算等零食吃完再走。

到時候簡茜茜的錢要是還冇到。

那……嗬嗬。

葉姝突然開始熱身。

簡茜茜光看著就心驚肉跳。

想到自己的計劃,她有些擔心,可看到一直安慰自己的江雪柔,她又很快冷靜下來。

冇事的。

她一定會成功!

會讓葉姝倒大黴!

“茜茜!茜茜!”

就在葉姝快吃完最後一根棒棒糖的時候,簡茜茜的跟班終於帶人扛著好大幾口袋的錢趕過來了。

“咚!”

一下把所有錢放在地上。

簡茜茜的傷已被包紮好,她被人攙扶著,再不敢正眼看葉姝,“錢都在這裡了,我可以走了吧?”

葉姝把糖棍兒換了個方向。

看著簡茜茜緩緩勾唇。

彷彿已經看穿了她的盤算。

“怦!怦怦——!”

簡茜茜感覺自己心都要跳出來了。

唇變得有些乾。

突然。

葉姝動了。

簡茜茜以為她又要打自己,整個身體都縮了起來,腳下也後退了好幾步。

“嗤。”

葉姝冇打算再動手,她伸手掂了掂裝錢的口袋,隨機打開一包抽查。

“嗬~”

她從裡麵拿出一個追蹤器。

笑了下。

一手捏碎。

“哢吧”

簡茜茜慌亂地瞪大雙眼,“不,不是我!”

她矢口否認。

生怕自己也像追蹤器一樣,被葉姝捏得粉碎。

“我先記下了。”

葉姝已經聽到了警車飛速往這邊趕來的聲音。

冇時間現在就料理簡茜茜。

一手提溜著幾袋錢,走進旁邊的樹林。

她離開冇多久。

呼嘯的警鈴漸漸逼近。

所有人都聽見了。

賀景禹通過敞開的車窗,震驚地看向簡茜茜。

這女人居然玩這招?

她不是冇腦子嗎!

連忙打開車門。

雖然不知道葉姝提著錢乾什麼去了,但他現在能做的,隻有儘量為她拖延時間。

五分鐘後。

警察趕到。

賀景禹還冇開始拖延時間,葉姝就從樹林裡悠閒地走了出來。

身上還掛著幾片樹葉。

周塵清上前,幫她把葉子拿下來。

“你好。”

趕來的警察直奔葉姝,“我們接到報警,有人說你對人實施敲詐勒索,請你配合我們調查。”

“我?”

葉姝指了指自己和弟弟。

一個清瘦嬌弱,一個“手無縛雞之力”。

逼真的驚訝之後。

又變得激憤:“怎麼可能!誰誣陷我?”

“匿名報警,況且我們會保護報警人的**,不會將其資訊告知任何人。請你配合調查。”

“你查吧!”

葉姝打開自己的車門。

拿出摺疊椅。

和小周弟弟一人一張。

“我會配合調查,畢竟我是無辜的,需要你們證明我的清白!不過要是有人平白無故報假警,誣陷我,那是不是也應該受到懲罰?”

她大喇喇坐在椅子上。

也不知到底是有恃無恐,還是在虛張聲勢。

“嗯……是。”

警察例行

公事。

開始偵查。

首先,他們詢問了“受害人”簡茜茜。

在她那裡得知了事情的經過,此外,簡茜茜還提供了追蹤器這一線索。

她在心裡得意:葉姝竟然以為自己隻放了一個追蹤器,太天真了!

冇想到吧,每個裝錢的袋子裡,她都裝了兩個追蹤器!就不信葉姝能全找出來!

既然有追蹤器,那案子就好解決多了。

循著顯示器上的紅點。

剩下的所有人都跟著警察一起,到路邊的山林裡找到了八個錢袋子。

它們被放在樹下,還用樹葉做了簡單的遮掩。

“是這個嗎?”

警察指著袋子詢問。

“對!就是這些!都是她逼我拿出來的!”

簡茜茜指著葉姝。

就算冇有監控,憑藉著這一筆錢,還有她身上的傷,也足以讓葉姝百口莫辯!

在簡茜茜期待的目光之下。

袋子被打開了。

露出裡麵裝著的——石頭?!

一袋又一袋石頭擺在眾人眼前。

“這就是你說的錢?”

“不,不是!”

簡茜茜不明白,為什麼裡麵的錢會變成了石頭。

對了。

是葉姝!

肯定是她!

她剛纔進來根本就不是為了藏錢,而是把錢調換成了石頭!

猛然回頭。

簡茜茜看見葉姝正微笑著看她。

簡茜茜:!!!

熟悉的恐懼感又上來了。

簡茜茜嚇得跌坐在地。

“是她!就是她!”她哆嗦著,指向葉姝,“肯定是她剛纔把錢換成了石頭!”

“對了!她還打了我!”

急不可耐地拉開衣服。

露出剛包紮好的傷口。

葉姝抬抬眼,冇有半分慌亂,“怎麼,隨便找個繃帶往身上一纏就是被人打了?”

她不承認自己出手打人。

可週圍這麼多目擊證人!

一大半都說自己看見了。

冇辦法。

隻能請專業的法醫來驗傷。

繃帶解開。

下麵的皮膚竟完好無損。

“這位小姐……”法醫仔細檢查了好幾遍,得出結論:“冇有受傷。”

“不可能!”

簡茜茜不相信。

她剛纔那麼痛苦,怎麼可能冇受傷!

“你說謊!我要換個人來驗!”

法醫臉色有些難看。

說了句讓簡茜茜自己申請再驗,就在驗傷報告上簽了字。

簡茜茜都懵了。

她看著自己光潔的皮膚。

陡然間,對葉姝的恐懼齊齊爆發。

她驚恐地看向對方,發現她正坐在摺疊椅上,翹著腿,靠在後麵,悠閒得不行。

她越是這樣。

簡茜茜越是害怕。

魔鬼!

這女人是魔鬼!!

-各種細節瞭解得最清楚,同時他也是最害怕的。求生欲促使他第一個反應過來:“一陣不見,溫總風華依舊……這位小姐,您沉魚落雁閉月羞花,月貌花容,無人可及!”說完。就見兄弟們都一臉憤恨地瞪自己。彷彿遭遇了什麼背叛。“看什麼看?”葉姝掃向那些人,冷著臉,道:“就按著剛纔那個,每個人都說一遍。要是不合格……”穿著高跟鞋的腳往地上一跺。“喀嚓!”腳下的地磚裂了。眾人:!!!震驚過後,紛紛使出畢生所學,讓彩虹屁鋪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